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电视屏幕

2021-02-01 16:35

“我最大的心愿,就是把宝宝还给我。”昨晚,小庆佑的母亲穆女士说,“小孩子是无辜的,我不想追究,只要把宝宝还给我就行了。”

她抬头看着记者,泪眼婆娑:“你们要写,要写只要他把小孩平安地送回来,我们一家人一点点都不会追究……平平安安地送回家里来,不会追究的……我们就是这种心态,始终没有怪罪他。只要孩子平平安安地回家,我们不会追究他的责任,不会告他,也不会问他为什么抱走我们的小孩,我们不会这样做的……”她不断重复着。

小庆佑的父亲马先生是位房产经纪人,负责市区一些写字楼的租赁。为图方便,他将自己的手机号、姓名以及从事的业务写在了一块小广告牌上,挂在上海国际食品城内自家早饭摊边上,以便在来往的行人及吃早点的顾客中挖掘客户。而这两天,他的电话从来没有这么多过。“许多电话都是远房亲戚打来问案子进展的,但就是没有孩子的信息。”马先生表示,自己现在仍然对每个来电都翘首期待,哪怕只有一丝线索也好。

“90后”父母连夜协助调查

孩子的奶奶坐在客厅角落的凳子上,表情木讷,不时抽泣:“小孩在外面受罪,我们的心情,谁能知道,昨天到现在一点线索都没有。”她说自己到现在只是喝了一点水,饭菜都吃不进,越说越伤心。“我的孙子啊……你在哪里啊……”她断断续续说出这几个字,足足呜咽了30秒。

男童的父母昨日早上9时再次前往派出所协助警方调查,直到昨天傍晚才回到家中。孩子的爷爷、奶奶等亲朋聚在房间里,有亲戚在翻看着电视,试图从新闻里了解一点案子的线索。孩子的外公连夜从安徽赶来,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电视屏幕,不时发出一声叹息。

昨天凌晨4点,天还没亮,两个疲惫的身影缓缓走出松江区泗泾派出所,结束了一整天漫长的配合调查工作。他们是失踪的四月大男婴小庆佑的两位“90后”家长,1990年出生的母亲以及1991年出生的父亲。

据《新闻晨报》报道,昨天17时15分,泗泾派出所里走出了三个人,分别是小庆佑的爸爸、妈妈和爷爷。至截稿时,小庆佑已经失踪超过36小时。与小庆佑的家人一样,泗泾派出所民警也度过了一个不眠夜,在逐一查看了重要时间节点、路段的监控录像后,目前尚未发现有价值的线索。